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相伴到黎明—聖域版(後篇)

  好了,歌曲結束,回到我們的節目,接下來馬上接入第四位熱心聽眾。
[嘟—嘟———盲音中]
  可能我們的聽眾暫時走開了,那麼,我們先來讀幾封熱心聽眾來信。
  第一封是來自一位名叫冰原貴公子的聽眾的信,呃?呃……
[紙張爭奪聲,撕拉——]
  嘉賓A(小王爺):……這封信由我來為大家讀,‘相伴到黎明節目組的各位,我聽你們的節目已有好幾周,作為你們的熱心聽眾,一直想給你們寫信。但卻有些難開口……’
  嘉賓A(小王爺):這位聽眾的字真是漂亮,謝謝你的支持~我們節目秉承的就是讓大家敞開胸懷說出心裏話的宗旨。只有真心才能換得真情,所以,你完全不必感到害羞。
[背後一聲輕咳]
  嘉賓A(小王爺):‘我雖然是聖鬥士,但從小就離開聖域在外修煉,也許成天與冰雪相處,所以性格有些古怪,同伴總是覺得我不太容易接近,而且不擅與人交流。其實我並不想這樣,我也希望能有交心的朋友,心愛的戀人。’
  嘉賓A(小王爺):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我也覺得人是不可能一個人就能獲得幸福的。在合適的時候,對合適的人,說出合適的話,能得到回應那就是神的恩賜。所以,絕對不能把想說的話全都憋在心裏,你不說他是不會知道的。
[背後小小聲:這小子是不是搞錯什麼了……]
[背後另一小小聲:噓——]
  嘉賓A(小王爺):(繼續念信)‘但是,我總是有些困擾讓我止步不前,每次當我想主動開口的時候,總會發生點什麼。這會不會是神對我的懲罰,因為我曾經做過那麼多錯事?’
[小心翼翼的椅子拖動聲,遠離……]
  嘉賓A(小王爺):我們每個人都做錯過事情,但那不是自我逃避的理由,這位聽眾朋友一定要打起精神、鼓起勇氣,我們是女神的聖鬥士,可曾有過怎樣的困難能嚇退我們?!
[小心翼翼的椅子拖動聲,繼續遠離……]
  嘉賓A(小王爺):(繼續念信)‘第一次我喜歡上一個人,但他卻為了救我落進了冰海……(?)第二個讓我動心的人,他卻有個保護欲強到變態的哥哥……(?!)第三次終於有一個女孩主動向我告白,可是她卻被邪神附體搞的人不人鬼不鬼T T……(!!)’
[大聲的椅子拖動聲,遠離遠離……]
  嘉賓A(小王爺):(聲音顫抖)‘最後一次,當我以為終於找到了自己命中人的時候……我居然失手打死了她的前男友……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該怎麼辦?她會不會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的優點還沒來得及展示出來,就這麼結束也許她將來會、後、悔、的……’
[驚天動地的掀桌聲]
  嘉賓A(小王爺):(悲憤)悔你MB啊悔!優個P點! TM她要是能給你機會我的姓都倒著寫!
[背後小小聲:倒過來寫還是個‘米’……]
  嘉賓B(船長):等等別扔,你還沒念完呢……‘最後,還有一個問題,是幫我老師問的。’……
[再次的紙張爭奪聲,撕拉——]
  嘉賓A(小王爺):(立即精神百倍)他其實也有一個心結,在和他家那位開始交往後老師一直很想知道某人那個時候到底還是不是……處……?(目瞪口呆中,槑……)
  嘉賓B(船長):(接著念)‘我挺詫異老師會有那種想法,因為他平時根本不像會在意這個的人。但畢竟這種問題直接問出來不好,而一直憋在心裏他肯定會很難過。所以我想請教下節目組的各位這種問題該怎麼解決?
  嘉賓A(小王爺):別……別念了!
[爭搶聲,雞飛狗跳~背景音怒:你們別在這裏打架!我的設備!!]
  嘉賓B(船長):(興奮的忍笑聲)……‘其實據我估計,前面八成不是,但後面應該是~’
  嘉賓A(小王爺):X的!我讓你別念了!猩紅毒針=皿=!
  嘉賓B(船長):哇幹什麼!死小子!反了你了~別逼我翻你那前面第一次給了自己的右手,還不小心被自己的指甲給戳到了~的歷史啊哈哈~啊哈哈哈~~~
[呯呯嗙嗙~稀裏嘩啦~]

  (主持人無奈的聲音)咳~我們來讀下一封信……這是一位名叫阿斯普羅斯的聽眾寫來的,信很簡短,我們來看看他有什麼困擾吧……(念)‘主持人和嘉賓你們好,我很煩惱,請問我失手打死了自己的弟弟該怎麼辦?……’
[背後一個悲憤的聲音大喊:我幫你接線一個我們這裏的叫冰河的,你們聊聊吧!誒喲!]
[一通拳打腳踢聲……後寂靜]
  (主持人無奈的聲音)呃……我建議您先報案吧……

[中間插播廣告]
[聖域熱線新午夜檔節目每週六晚10點至11點30准點為您放送。歡迎來電來函,我們將在每一期抽取一名幸運聽眾,獲獎聽眾可獲得白羊宮提供的免費聖衣養護服務一年,更有機會來到節目現場與我們的嘉賓面對面。調頻FM180.250,相伴到黎明,傾聽你我的心。]

  好了,歡迎再次回到我們的節目,現在我們繼續之前的環節,接入今天的最後一位聽眾。
[鈴聲,接線]

  你好,這裏是聖域版相伴到黎明……
  聽眾D:主持人你好,你可以叫我浴霸,請問該怎麼稱呼你?
  呃……我麼?你是第一次聽我們的節目麼?我叫喜羊羊,很高興認識你。
  聽眾D(浴霸):我也是,很高興認識你。
  那麼請問你有怎樣的煩惱想要傾訴麼?
  聽眾D(浴霸):我的苦惱絕對是你們都想像不到的。太多了!
  那就先挑最棘手的說吧~呵呵~
  聽眾D(浴霸):聖域今年的年終報表又是赤字……下個月三界聯合大會就要召開了,我要在會上做報告,女神讓我注意措辭,不能丟了聖域的面子。真是愁死人了……你說怎麼辦才好啊……
  呃……(冷汗)……那個……這個……這個問題我們解答不了,問問感情問題或許我們還能……
  聽眾D(浴霸):感情問題麼……?
  是的!
  聽眾D(浴霸):你們都算比較有經驗的人吧?
  還,還好……吧……(怎麼感覺好有壓力呢)
  聽眾D(浴霸):你們有沒有兄弟姐妹?
  啊……呃……有的人有……
  聽眾D(浴霸):那麼,有沒有人第一次跟物件約會是帶著自己的弟弟去的?
  啊?啥?!
  聽眾D(浴霸):你沒有聽錯,他的確是帶著他弟弟來跟我約會。
  我想,還是請我們的嘉賓來跟您聊一下吧……
[一陣推桑]
  嘉賓A(小王爺):(無精打采)你好,我是小王爺,關於你剛才的問題……
  聽眾D(浴霸):不不,你搞錯了,我其實並不太介意這個,因為我也有個弟弟。我們這些年來也相依為命一同走過來,我能理解他們的感情有多深,我甚至都有種負罪感,是我插進他們中間,破壞他們的兄弟感情。
  嘉賓A(小王爺):你,你可別這麼想~
  聽眾D(浴霸):我知道我沒有資格去愛他,我欠他很多。
  嘉賓A(小王爺):可是在愛面前人人是平等的~
  聽眾D(浴霸):也許吧,所以我嘗試著去接受他的感情,但是每次看到他就讓我內心一陣抽搐。
[眾人一陣抽搐]
  聽眾D(浴霸):我曾經和他弟弟單獨聊過。
  嘉賓A(小王爺):你……你們都怎麼說的……
  聽眾D(浴霸):我問他,你老這麼跟著你哥哥,難道你這麼離不開他?
  嘉賓A(小王爺):然後……呢……
  聽眾D(浴霸):他說,‘不,是我哥離不開我’。
[眾人又是一陣抽搐]
  聽眾D(浴霸):還有……
  嘉賓A(小王爺):什麼?~還有啊?~~~
  聽眾D(浴霸):還有一次過新年,我想邀請他去一起泡溫泉,我故意問他,你不把你弟弟帶去麼?後來,他還真帶來了。真是個木頭腦袋……(呵呵輕笑聲)
  嘉賓A(小王爺):…………你當真不介意…………?!
  聽眾D(浴霸):畢竟是他的親弟弟,我吃一個小鬼頭的無名醋不是很沒風度麼?你說是不是?(刻意壓低聲音)
[跌倒聲,拖拽聲]
  嘉賓B(船長):我的同事不幸陣亡了,由我接替,同時,我對你的遭遇表示同情……(磨牙)
  聽眾D(浴霸):……這樣啊,真是非常抱歉。
  嘉賓B(船長):你繼續說吧,浴霸先生。
  聽眾D(浴霸):謝謝你還能聽我說,你真是個好人。
  嘉賓B(船長):(忍耐忍耐)你家那位應該還不只有這些問題吧?
  聽眾D(浴霸):他還很沒有情調~(嬌作的歎息聲)
  嘉賓B(船長):是不是只會問些諸如,你吃了麼?什麼時候起床的?什麼時候去睡啊?這種問題?(冷笑)
  聽眾D(浴霸):對呀對呀~看來你也很有這方面經驗哪~
  嘉賓B(船長):……………………
  聽眾D(浴霸):可是我那位最常問的問題還不是這些,他總是不挑時間地點見了我就問,今天有沒有穿底褲出門啊。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聽眾D(浴霸):我單知道有人沒情調,但沒想到不僅沒情調還能雷人。你說我該拿他怎麼辦,呵呵……(不可抑制的幸福低笑聲)他啊,真是傻呀……比我那不爭氣的弟弟還傻,但誰讓我欠了他了愛了他了,也只能認了~(放慢語速)大家都是成年人,無意義的彆扭只能顯的自己有多幼稚……
  嘉賓B(船長):你……你……(覺得被耍了)
  聽眾D(浴霸):今天麻煩你們了,有時候找人說說真的比對著牆對自己說有效。我現在舒服多了~另外~(突然變回低沉又熟悉的磁性聲音)捏著鼻子那招我在5歲的時候就用過了,晚安,加隆,祝好夢。
[電話被掛斷]
[怒吼聲:撒加!我X你全家個姥姥的•#¥%…!!!]

[轟隆~信號中斷]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 : 二次創作:小説
ジャンル : 小説・文学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