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相伴到黎明—聖域版(後篇)

  好了,歌曲結束,回到我們的節目,接下來馬上接入第四位熱心聽眾。
[嘟—嘟———盲音中]
  可能我們的聽眾暫時走開了,那麼,我們先來讀幾封熱心聽眾來信。
  第一封是來自一位名叫冰原貴公子的聽眾的信,呃?呃……
[紙張爭奪聲,撕拉——]
  嘉賓A(小王爺):……這封信由我來為大家讀,‘相伴到黎明節目組的各位,我聽你們的節目已有好幾周,作為你們的熱心聽眾,一直想給你們寫信。但卻有些難開口……’
  嘉賓A(小王爺):這位聽眾的字真是漂亮,謝謝你的支持~我們節目秉承的就是讓大家敞開胸懷說出心裏話的宗旨。只有真心才能換得真情,所以,你完全不必感到害羞。
[背後一聲輕咳]
  嘉賓A(小王爺):‘我雖然是聖鬥士,但從小就離開聖域在外修煉,也許成天與冰雪相處,所以性格有些古怪,同伴總是覺得我不太容易接近,而且不擅與人交流。其實我並不想這樣,我也希望能有交心的朋友,心愛的戀人。’
  嘉賓A(小王爺):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我也覺得人是不可能一個人就能獲得幸福的。在合適的時候,對合適的人,說出合適的話,能得到回應那就是神的恩賜。所以,絕對不能把想說的話全都憋在心裏,你不說他是不會知道的。
[背後小小聲:這小子是不是搞錯什麼了……]
[背後另一小小聲:噓——]
  嘉賓A(小王爺):(繼續念信)‘但是,我總是有些困擾讓我止步不前,每次當我想主動開口的時候,總會發生點什麼。這會不會是神對我的懲罰,因為我曾經做過那麼多錯事?’
[小心翼翼的椅子拖動聲,遠離……]
  嘉賓A(小王爺):我們每個人都做錯過事情,但那不是自我逃避的理由,這位聽眾朋友一定要打起精神、鼓起勇氣,我們是女神的聖鬥士,可曾有過怎樣的困難能嚇退我們?!
[小心翼翼的椅子拖動聲,繼續遠離……]
  嘉賓A(小王爺):(繼續念信)‘第一次我喜歡上一個人,但他卻為了救我落進了冰海……(?)第二個讓我動心的人,他卻有個保護欲強到變態的哥哥……(?!)第三次終於有一個女孩主動向我告白,可是她卻被邪神附體搞的人不人鬼不鬼T T……(!!)’
[大聲的椅子拖動聲,遠離遠離……]
  嘉賓A(小王爺):(聲音顫抖)‘最後一次,當我以為終於找到了自己命中人的時候……我居然失手打死了她的前男友……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該怎麼辦?她會不會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的優點還沒來得及展示出來,就這麼結束也許她將來會、後、悔、的……’
[驚天動地的掀桌聲]
  嘉賓A(小王爺):(悲憤)悔你MB啊悔!優個P點! TM她要是能給你機會我的姓都倒著寫!
[背後小小聲:倒過來寫還是個‘米’……]
  嘉賓B(船長):等等別扔,你還沒念完呢……‘最後,還有一個問題,是幫我老師問的。’……
[再次的紙張爭奪聲,撕拉——]
  嘉賓A(小王爺):(立即精神百倍)他其實也有一個心結,在和他家那位開始交往後老師一直很想知道某人那個時候到底還是不是……處……?(目瞪口呆中,槑……)
  嘉賓B(船長):(接著念)‘我挺詫異老師會有那種想法,因為他平時根本不像會在意這個的人。但畢竟這種問題直接問出來不好,而一直憋在心裏他肯定會很難過。所以我想請教下節目組的各位這種問題該怎麼解決?
  嘉賓A(小王爺):別……別念了!
[爭搶聲,雞飛狗跳~背景音怒:你們別在這裏打架!我的設備!!]
  嘉賓B(船長):(興奮的忍笑聲)……‘其實據我估計,前面八成不是,但後面應該是~’
  嘉賓A(小王爺):X的!我讓你別念了!猩紅毒針=皿=!
  嘉賓B(船長):哇幹什麼!死小子!反了你了~別逼我翻你那前面第一次給了自己的右手,還不小心被自己的指甲給戳到了~的歷史啊哈哈~啊哈哈哈~~~
[呯呯嗙嗙~稀裏嘩啦~]

  (主持人無奈的聲音)咳~我們來讀下一封信……這是一位名叫阿斯普羅斯的聽眾寫來的,信很簡短,我們來看看他有什麼困擾吧……(念)‘主持人和嘉賓你們好,我很煩惱,請問我失手打死了自己的弟弟該怎麼辦?……’
[背後一個悲憤的聲音大喊:我幫你接線一個我們這裏的叫冰河的,你們聊聊吧!誒喲!]
[一通拳打腳踢聲……後寂靜]
  (主持人無奈的聲音)呃……我建議您先報案吧……

[中間插播廣告]
[聖域熱線新午夜檔節目每週六晚10點至11點30准點為您放送。歡迎來電來函,我們將在每一期抽取一名幸運聽眾,獲獎聽眾可獲得白羊宮提供的免費聖衣養護服務一年,更有機會來到節目現場與我們的嘉賓面對面。調頻FM180.250,相伴到黎明,傾聽你我的心。]

  好了,歡迎再次回到我們的節目,現在我們繼續之前的環節,接入今天的最後一位聽眾。
[鈴聲,接線]

  你好,這裏是聖域版相伴到黎明……
  聽眾D:主持人你好,你可以叫我浴霸,請問該怎麼稱呼你?
  呃……我麼?你是第一次聽我們的節目麼?我叫喜羊羊,很高興認識你。
  聽眾D(浴霸):我也是,很高興認識你。
  那麼請問你有怎樣的煩惱想要傾訴麼?
  聽眾D(浴霸):我的苦惱絕對是你們都想像不到的。太多了!
  那就先挑最棘手的說吧~呵呵~
  聽眾D(浴霸):聖域今年的年終報表又是赤字……下個月三界聯合大會就要召開了,我要在會上做報告,女神讓我注意措辭,不能丟了聖域的面子。真是愁死人了……你說怎麼辦才好啊……
  呃……(冷汗)……那個……這個……這個問題我們解答不了,問問感情問題或許我們還能……
  聽眾D(浴霸):感情問題麼……?
  是的!
  聽眾D(浴霸):你們都算比較有經驗的人吧?
  還,還好……吧……(怎麼感覺好有壓力呢)
  聽眾D(浴霸):你們有沒有兄弟姐妹?
  啊……呃……有的人有……
  聽眾D(浴霸):那麼,有沒有人第一次跟物件約會是帶著自己的弟弟去的?
  啊?啥?!
  聽眾D(浴霸):你沒有聽錯,他的確是帶著他弟弟來跟我約會。
  我想,還是請我們的嘉賓來跟您聊一下吧……
[一陣推桑]
  嘉賓A(小王爺):(無精打采)你好,我是小王爺,關於你剛才的問題……
  聽眾D(浴霸):不不,你搞錯了,我其實並不太介意這個,因為我也有個弟弟。我們這些年來也相依為命一同走過來,我能理解他們的感情有多深,我甚至都有種負罪感,是我插進他們中間,破壞他們的兄弟感情。
  嘉賓A(小王爺):你,你可別這麼想~
  聽眾D(浴霸):我知道我沒有資格去愛他,我欠他很多。
  嘉賓A(小王爺):可是在愛面前人人是平等的~
  聽眾D(浴霸):也許吧,所以我嘗試著去接受他的感情,但是每次看到他就讓我內心一陣抽搐。
[眾人一陣抽搐]
  聽眾D(浴霸):我曾經和他弟弟單獨聊過。
  嘉賓A(小王爺):你……你們都怎麼說的……
  聽眾D(浴霸):我問他,你老這麼跟著你哥哥,難道你這麼離不開他?
  嘉賓A(小王爺):然後……呢……
  聽眾D(浴霸):他說,‘不,是我哥離不開我’。
[眾人又是一陣抽搐]
  聽眾D(浴霸):還有……
  嘉賓A(小王爺):什麼?~還有啊?~~~
  聽眾D(浴霸):還有一次過新年,我想邀請他去一起泡溫泉,我故意問他,你不把你弟弟帶去麼?後來,他還真帶來了。真是個木頭腦袋……(呵呵輕笑聲)
  嘉賓A(小王爺):…………你當真不介意…………?!
  聽眾D(浴霸):畢竟是他的親弟弟,我吃一個小鬼頭的無名醋不是很沒風度麼?你說是不是?(刻意壓低聲音)
[跌倒聲,拖拽聲]
  嘉賓B(船長):我的同事不幸陣亡了,由我接替,同時,我對你的遭遇表示同情……(磨牙)
  聽眾D(浴霸):……這樣啊,真是非常抱歉。
  嘉賓B(船長):你繼續說吧,浴霸先生。
  聽眾D(浴霸):謝謝你還能聽我說,你真是個好人。
  嘉賓B(船長):(忍耐忍耐)你家那位應該還不只有這些問題吧?
  聽眾D(浴霸):他還很沒有情調~(嬌作的歎息聲)
  嘉賓B(船長):是不是只會問些諸如,你吃了麼?什麼時候起床的?什麼時候去睡啊?這種問題?(冷笑)
  聽眾D(浴霸):對呀對呀~看來你也很有這方面經驗哪~
  嘉賓B(船長):……………………
  聽眾D(浴霸):可是我那位最常問的問題還不是這些,他總是不挑時間地點見了我就問,今天有沒有穿底褲出門啊。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聽眾D(浴霸):我單知道有人沒情調,但沒想到不僅沒情調還能雷人。你說我該拿他怎麼辦,呵呵……(不可抑制的幸福低笑聲)他啊,真是傻呀……比我那不爭氣的弟弟還傻,但誰讓我欠了他了愛了他了,也只能認了~(放慢語速)大家都是成年人,無意義的彆扭只能顯的自己有多幼稚……
  嘉賓B(船長):你……你……(覺得被耍了)
  聽眾D(浴霸):今天麻煩你們了,有時候找人說說真的比對著牆對自己說有效。我現在舒服多了~另外~(突然變回低沉又熟悉的磁性聲音)捏著鼻子那招我在5歲的時候就用過了,晚安,加隆,祝好夢。
[電話被掛斷]
[怒吼聲:撒加!我X你全家個姥姥的•#¥%…!!!]

[轟隆~信號中斷]

テーマ : 二次創作:小説
ジャンル : 小説・文学

私たちは「アバター」が欲しい~

中国で「アバター」上映縮小、「孔子」に切り替え
1月21日19時23分配信 読売新聞
 【北京=関泰晴】中国の国際問題専門紙「環球時報」(英語版)は21日、世界的に大ヒット中の米SF映画「アバター」の上映規模が中国で大幅縮小され、22日以降は国産映画「孔子」に切り替えられる、と報じた。
 共産党が文化宣伝に利用する思想家・孔子を描く愛国的な国策映画を優先しようと、中国当局の意向が働いたとみられる。
 中国で1月4日に上映が始まった「アバター」は、これまで5億元(約70億円)を超える興行収入を記録。計2500か所の映画館で2月末まで上映予定だった。しかし、当局に監督される映画配給各社は「客足が順調なのは3D(立体)版のみ」として、全体の3分の2に及ぶ通常版の上映打ち切りを決めたという。
 同紙は「配給を突然変更するのは異例」とする配給会社幹部の見解を紹介。地方都市では3D版の上映がない映画館も多いため、不満を抱く市民がネットで「孔子ボイコット」を呼びかけた、と伝えている。

 「アバター」は鉱物資源獲得を狙う地球人の侵略に異星人が抵抗するという物語。「中国各地で頻発する住宅地の強制収用を連想させ、反発をあおるのではないか、と当局が懸念している」という指摘も出ている。

×××××××××××××××××××××××××××××××××

アバター」の上映縮小を指示=国産の「孔子」支援-中国当局
1月18日14時25分配信 時事通信
 【香港時事】香港紙・リンゴ日報は18日、中国の国家ラジオ・映画・テレビ総局が米SF映画の大作「アバター」(中国名・阿凡達)について、上映規模の縮小を映画業界に指示したと報じた。
 また、共産党宣伝部も国内メディアに対し、「アバター」に関するニュースを大きく扱わず、娯楽報道では近く公開される中国映画「孔子」に重点を置くよう要求したという。
  

中国当局は、「アバター」が大ヒットして国産映画の市場を侵食していることを懸念。また、鉱物採掘を目的とする地球人の侵略に異星人が抵抗するストーリーが、中国各地で当局が行っている宅地の強制収用に対する反発をあおる事態を恐れているという。

テーマ : 雑記
ジャンル : 日記

相伴到黎明-圣域版(前篇)

  各位聽眾大家好,又到了我們的聖域版相伴到黎明節目時間,很高興您還在收聽我們的節目。近來我們收到了眾多聽眾的來信和來電,感謝大家的支持。
  那麼,接下來,就請期待本期的精彩節目。

  鑒於日前收到的讀者來函中有很大一部分提到的是個人情感難題,本期節目提別邀請到了來自聖域高層的資深專家來為我們做現場解答。為保證對話的真實性及隱私性,故不透露他們的姓名,有請我們的神秘嘉賓。
  嘉賓A(happy的語調):大家好~很高興能得到邀請來參加這次節目,希望我們能聊的愉快。
  嘉賓B:大家好。
  那麼,我該怎麼稱呼兩位?
  嘉賓A:……呃……
  嘉賓B:隨你想怎麼叫,咳……
(主持人很高興的聲音)那麼就稱呼兩位……恩……蘿蔔和白菜?
[一陣騷亂的聲音,後寂靜]
  嘉賓A:大家叫我小王爺吧。
  嘉賓B:……船長。
  好吧,小王爺和船長先生[擦汗,電話鈴響]
  哦,這麼快已經有聽眾打進來了,我們現在就可以第一個環節吧,馬上接入第一位熱心聽眾的電話。

  你好,這裡是聖域版相伴到黎明,請問您怎麼稱呼?
  聽眾A:真的打進來了,太好了~嘿嘿,我叫射手座~
[噴茶聲,竊竊私語,重物擊打聲]
  好的,那麼您有什麼煩惱和問題想要我們的嘉賓解答的呢?
  聽眾A(射手座):我想問些非常簡單的問題……(有些猶豫)
  哦?是怎樣的簡單問題?
  嘉賓A(小王爺):首先說明,低級問題表來問我,因為我從來不犯低級錯誤!
[啪,什麼東西斷裂聲]
  聽眾A(射手座):(躊躇)我就是想問問,初次約會,我該做些什麼比較能討女孩子開心,表現一下自己呢?(吸鼻子)
  嘉賓B(船長):(忍笑)……初次見面,建議可以在吃飯的時候主動幫對方搬開椅子,這是基本的紳士禮節。
  聽眾A(射手座):這個我知道呢!可是,我搬了才發現椅子是固定在地面上的……
  嘉賓B(船長):(嘴角抽筋)你……你們去的是哪兒?
  聽眾A(射手座):KFC。
[一片寂靜]
  嘉賓B(船長):你……多大了……?
  聽眾A(射手座):(猶豫片刻)……1……18歲……
  嘉賓B(船長):真的麼?
  聽眾A(射手座):好……好吧,13歲……
  嘉賓B(船長):小弟弟,我建議你過幾年再來打這個電話……(欲掛)
  嘉賓A(小王爺):等等~你還沒回答人家的問題呢?
  聽眾A(射手座):哦?!那麼你能告訴我我該怎麼做?
  嘉賓A(小王爺):(嘿嘿笑)如果遇到這種情況,就運用你的愛的小宇宙將阻礙你的東西連根拔除!
  (主持人忍不住)這樣真的好麼?||||
  嘉賓A(小王爺):女神不是一直教導我們,為了大地的愛與和平,看,愛排在前面,當然最重要。
  聽眾A(射手座):謝謝!那麼,我能問一下,見面幾次以後提出結婚比較合適?
[再次的噴茶聲]
  嘉賓A(小王爺):我只能回答你見面幾次可以上床……
[倒地聲]
  聽眾A(射手座):那麼是幾次呢?
  嘉賓A(小王爺):(感受到旁邊微妙的目光)呃……因人而異!
  那麼您還有什麼別的問題麼?(主持人趕緊岔開話題)
  聽眾A(射手座):我還想問,作為男人,追求女孩子的時候最寶貴的美是什麼?
  嘉賓B(船長):我覺得,應該是專一,你專一麼?
  聽眾A(射手座):那就好,我很專一啊,我每次都只約一個姑娘出來……
[啪嚓,電話被掛斷]

  現在的孩子真是普遍早熟啊,哈哈哈[乾笑]我們來接入下一位聽眾,聽聽他的問題。[電話鈴響,接線]
  你好,這裡是聖域版相伴到黎明,請問怎麼稱呼您?
  聽眾B:我叫這個殺手不太冷。
  好,好長的名字……那麼您有什麼問題希望我們解答?
  聽眾B(不太冷):我想知道他為什麼就是不理我!
  嘉賓A(小王爺):哦?他?
  聽眾B(不太冷):怎麼?你有意見?
  嘉賓A(小王爺):呵呵,我怎麼能有意見,你繼續~
  聽眾B(不太冷):我的他絕對比任何人女人都美麗!
  嘉賓A(小王爺):太美麗的可都不太好追啊~
  聽眾B(不太冷):我知道,我長的是不如他,但我有誠意,第一次見面我就對他說,你跟了我,我一定會讓你幸福的。
  嘉賓A(小王爺):空口白話誰都會說,你就沒點表示?
  聽眾B(不太冷):當然有!我對他說,你跟了我什麼都不用擔心,你看,我爸爸是義大利最有名望的社會老大,我叔叔名下有全歐洲最大的賭場,我家在全世界83個國家擁有資產~
  嘉賓B(船長):那他是怎麼回答你的?
  聽眾B(不太冷):(沮喪)他說讓我把我叔叔介紹給他……
  嘉賓A(小王爺):噗哈哈哈哈哈~~~
  聽眾B(不太冷):有什麼可笑的!雖然這樣說了,可他還是答應了我第二次的邀請。
  嘉賓A(小王爺):哦?那次情況好些了麼?
  聽眾B(不太冷):我真摸不透他的心思!我特地邀請他到我住的地方,特地做了義大利菜招待他,還是燭光晚餐!他居然說恐怖?!
  嘉賓B(船長):(小聲)還燭光……能不恐怖麼……
  聽眾B(不太冷):我說,要不我們開飯前先看看我的收藏吧,那些可都是珍品,現在上流社會都流行的另類藝術,聽說他也懂點藝術。我特意對他一一介紹了那些絕色美女的臉,有18世紀的瑪麗王后,有19世紀的伊莉沙白王后,還有最近歸入收藏的戴安娜王妃。我並不是為了耀我是想借此來討好他,讚美他,我想說的其實就是那句‘當然,她們都比不上你’,只是沒想到還沒等我說完……他……
  嘉賓A(小王爺):他就尖叫著對你吐出了四個字“魔宮玫瑰”~
  聽眾B(不太冷):不~是“食人魚玫瑰”……疑?疑?!你怎麼會知道?!!
[啪嚓]
  [狂笑聲,捶桌聲響成一片]
  嘉賓A(小王爺):下一個!

  呵呵……咳咳……那我們現在接入第三位聽眾……
[電話鈴響,接線]
  聽眾C:喂?這裡是聖域熱線麼?
[一聲微弱的“靠,怎麼是他?”]
  呃……這裡是相伴到黎明,聖域熱線現在已經下班了,您還要問問題麼?
  聽眾C:對不起,我對聖域的系統不太熟悉,沒關係,打給你們也可以……你們可以叫我……金毛……
[又一次噴茶聲]
  什什麼?為什麼是這個名字?(磕磕巴巴)
  聽眾C(金毛):我家那位一直這麼叫我,大概是因為我頭髮是金色吧。
[竊竊私語:啥,他不知道這是狗的名字麼?]
[竊竊私語:……哼……]
  那麼……誒?誒?
  嘉賓B(船長):(搶過話筒,捏住鼻子)那麼您有什麼問題想問呢?金毛先生~
  聽眾C(金毛):我想知道他為什麼不肯接受我,我到底還有哪裡不夠好?
  嘉賓B(船長):哦?你覺得你哪裡做的夠好呢?
  聽眾C(金毛):(停頓兩秒)我……我……我有8國語言的專業證書,還有4個名牌大學的學士學位,2個碩士學位,1個博士……
  嘉賓A(小王爺):夠了夠了~誰管你是博士,烈士還是聖鬥士~
  聽眾C(金毛):我不是聖鬥士。
  嘉賓A(小王爺):我知道你不是,我是說,你的這些一點用處都沒有,這又不是面試!誰在乎你會用幾國語言朗誦詩歌還是叫床……!
  嘉賓B(船長):你死開!
[板凳翻倒聲,呼痛,罵罵咧咧聲]
  嘉賓B(船長):(繼續捏鼻子)剛才那個傢伙說話賤是賤了點,但你明白了吧?
  聽眾C(金毛):我……好像有點明白……
  嘉賓B(船長):那接著說說你們的那次約會吧。
  聽眾C(金毛):你怎麼知道我們……過……
  嘉賓B(船長):……咳……我們是什麼人,什麼沒見過,怎麼會猜不到,快說。
  聽眾C(金毛):啊……是麼……其實我們的約會也沒什麼特別的,我帶他去我工作的地方逛了逛,最後送他回家,就這樣而已。
  嘉賓B(船長):沒了?
  聽眾C(金毛):沒了啊……啊……在經過一個地方的時候他被我同事養的狗咬了一口,他揍了那只狗,我把他們勸開了,就這樣而已吧。
  嘉賓B(船長):那狗為什麼咬他,你又是怎麼勸的!!
  聽眾C(金毛):塞伯拉斯把他誤以為死人了,我們那裡來來回回天天就那麼幾個熟面孔,也難怪那畜生不認得,但賽伯拉斯他絕對沒有狂犬病的,我可以保證,我也經常被他咬,所以我知道。我也是這麼勸他的,但他還是把那狗的三個頭打了個結,到現在還塞伯拉斯還是沒有一點胃口,也不吃死人了……
[狂錘桌忍笑背景音]
  後來呢?(主持人忍不住插話)
  聽眾C(金毛):後來,他突然說要回去了,我說,好,那我送你。
  嘉賓A(小王爺):然後呢,然後呢?
  嘉賓B(船長):你們……= =+
  聽眾C(金毛):後來我們往回走到河邊,要從我那裡回他家一定要過那條河的,而河上沒有橋,只有一個收費的渡船。於是我問他,你有坐船的錢麼?他說,有。我怕他是要面子逞強,因為我們那裡只收冥幣,他未必真有,一般人都不會帶的吧。於是,就讓他掏出來給我看看。
[拍桌兩重奏]
  嘉賓B(船長):你那樣誰都受不了的……你以為這麼做很體貼麼?[冷笑]
  聽眾C(金毛):我沒覺得自己是裝體貼,我真是那麼想的。
嘉賓B(船長):好吧……(無力)他後來生氣了吧?
  聽眾C(金毛):是的,他說我們以後不要再見面了……(消沉)我很失望,其實我挺喜歡他的,我跟他交往都是認真的,他發給我的短信我也一條都沒刪,全留著呢。
[背景音:什麼?!你居然?!!]
[竊竊私語:全是自動回復,都是一樣的!]
[第三個聲音,小小聲:是麼……]
  聽眾C(金毛):反正那次不太愉快收尾,可能是他太堅決,也可能是我太想留住他,最後失手打沉了那艘船……他憤怒地開了異空間走了,我很後悔。所以,就在那次之後不久,他生日那天,我特地準備了他最喜歡的禮物登門道歉,還為他唱了我自己寫的歌。
  嘉賓A(小王爺):喲,看不出來啊你。
  嘉賓B(船長):是麼……[磨牙]
  聽眾C(金毛):是啊,那字字都是我的真心,‘我們的年齡不是問題’,‘我對你的愛像深深的海底’,‘而你的笑卻刺傷了我’……
[竊竊私語:什麼?你居然對他笑了?]
  聽眾C(金毛):可他抬手就給了我一記星爆,我至今不明白我做錯什麼了。你們說,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嘉賓B(船長):(爆怒)拉達•曼迪斯你這個蠢貨!你先去找艾俄羅斯問問他怎麼分清我和我哥再來吧!!
  聽眾C(金毛):什什……麼?
[哐當!掛機]

  哎~我們的嘉賓有些失態了,抱歉,下面大家先聽一首歌,歌曲結束我們的節目繼續放送下半節。

テーマ : 二次創作:小説
ジャンル : 小説・文学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